• 站点公告:
  • 【通知】国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《健康管理师》《保健调理师》,四川专项能力证书《中医康复理疗》开始申报,报名 028-87788670

  • 当前位置:养生文化 -> 新闻内页
文化养生·开泰讲中医养生篇
http://www.kxys.org.cn 发布:kxys.org.cn [2021-08-17]
  • 原始生存时代,生存纯粹自然,天道行维生、护生、养生之权。天道无私,生意盎然,众生平等,欣欣向荣。文化生存时代,文化精神主导生存,个人观念确定生活,文化精神行维生、护生、养生之权。文化精神无私,个人观念奉公,社会有生命公平、人性温暖,民众便拥有幸福生活。


    文化有东西方之别,文化精神有为公与行私之异。基本上,中国文化是仁,精神为公,崇尚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。西方文化追物,尚个性解放之私,致力于财富、奢华生活。


    个人主义是西方文化的主潮。有人认为西方的个人主义,辅以自尊,把自己看成是人,如契约精神、不作伪证、不随地吐痰。光天化日之下,我们看到西方绅士,衣冠楚楚,人权民主自由的口号响彻云霄,像个人样。可是在看不见的,如唐人街10号、白宫国会山、在可以停直升机的华尔街大楼之内这些地方,却作出了掠夺殖民、盘剥杀戮的文化指令,建构了许多无形的攫取世界财富的文化管道。


    哥伦布、库克从西方出发,灭绝了美洲、大洋洲的原住民,使欧洲帝国横行全世界,非洲被奴役,亚洲被压榨,毒品泛滥,营造出了伤生、害生、灭生的文化氛围。


    假设西方文化以生命为重,有维生、护生、养生至上的为公精神,恐怕今天的美洲、澳洲的大地上没有白种人,20世纪不会有尸骨成山的世界大战,不会有延续至今的巴以冲突、中东战争,21世纪不会发生9.11,次贷危机、亚洲金融风暴,新冠肺炎不会有接近400万人死亡(截止2021年7月4日美国死亡超过60万),……,甚至可以说没有环境污染,没有极端气候,没有生物灭绝,没有人道灾难。


    维生、护生、养生是文化的基本职责,为活生生的人保驾护航是文化的根本宗旨。西方文化唯物唯利、为我唯争的文化精神,用人性人权、民主自由,给自私自利、个人主义披上了伪善的文化外衣,为人世间的你争我夺提供了冠冕堂皇的理论支持。美国的军事霸权、美元霸权横行霸道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野性法则,在全世界发号施令。


    文化要行维生、护生、养生之权,文化精神必须以人为本,不能以物质利益为本;必须树立人性之善的理性精神,克制野性之恶;必须克除自利的动物性,形成“天下为公”之德。


    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,不是看起来像人,衣冠楚楚,不随地吐痰,而是在理智、道德、审美、社会理想等等精神层面上,在看不见的文化思想上,善为主导,有仁义、仁心、仁爱;人有礼义廉耻,修仁义礼智信,用仁善建立人与人、民族与民族、国家与国家联系的纽带,以使科学等文化之术(当然也包括契约、法制等在内)基本作用不为个人私利,不为个人价值,而是改善普通民众的生存状况。有了这样的精神境界,形成了这样思想情怀,人才能成为真正的人。


    人,上半身决定下半身,有生命觉悟,有仁义精神。动物,下半身决定上半身,头脑受本能之欲支配,作为由本能之欲掌控。


    人和动物的区别,外在的、看得见的东西不一定是本质的东西,内在的、精神层面才是本质的东西。精神决定作为,文化实现欲望,人与动物的精神区别,就是物质利益与维生、护生、养生的区别,是为个人之私与“天下为公”的区别。


    不随地吐痰等是工业化、城市化生存,对人的生活习惯提出的卫生要求,有好处,但并不能反映文化精神,不能代表人文修养的仁义道德,更不能作为成人与否的评判标准。


    私则野兽,公则成人;物质之利的精神则动物,生命之利的观念则是人。由于西方文化精神,人没有成人,走上了追求财富的资本主义。强势者为了自己的利益,毫不留情地掠夺、盘剥、欺诈,乃至于屠杀,把弱势者推入水深火热之中。高科技智能的生存时代,科学等文化之术飞速发展,但在丛林法则的社会里,在胜王败寇、弱肉强食的西方文化规则中,在很大程度上,已经变成了野性之争的武器。


    人是活生生的人,维生、护生、养生的终极目标,是人类的生生不息,是人自身的“形与神俱,尽终其天年”。被资本绑架的人类社会是悲惨的,被资本绑架的国家机器是冷酷的,社会生存状况两极分化,既危害“形与神俱,尽终其天年”,又威胁人类生生不息。文化之道错了,一些人宣扬的西方的慈善、救济,改变不了两极分化的社会状况,阻止不了“未央绝灭”的趋势。


    有段时间,微信、媒体跟着西方,大肆渲染中国人不读书,比较各国人均的读书量,中国垫底。这个说法的可靠性暂且不说,读书真的那么重要吗?


    读书是人类走向文明的阶梯,但读书本身不重要,读什么样的书才重要。


    读书不光是增长才干,主要是启发生命觉悟,增长生命智慧,育人、树人。通过读书立人之德、立济世之功、立仁善之信,人有了仁应该具备的精神理性,走人性之善的人道,养成维生、护生、养生的自觉行为,人才能成人。


    没有多维时空动态关联性的生命觉悟,没有“我命在我”的生命智慧,德立不起来,缺乏保家卫国、服务于民的基本意识,张扬为我唯争的野性,越读书人就可能越财迷心窍,越恶、越冷酷。


    读书的意义在成人,成人的途径在克己复礼修身,标志在仁义道德。


    人的标准不是外在的形态,不是不同于动物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,而在理性精神的善恶。人的生活行为,所谓不随地吐痰之类,是因生活环境、生活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,而理性精神是本能之欲升华形成的。善为人,有和精神,恶为兽,倡争得精神。把生活行为作为成人的标志,实在太浅薄了。


    有善理性,有“天下为公”的精神,是人;恶的精神,个人价值的精神,不是人。


    没有成人的读书目的,甚至促使恶之欲升华为理性,化为控制人的理性作为的观念意识,越读书,人离成人的目标就越远。


    西方文化没有认识活生生的人,把人之形——肉体的物质成分、物质结构作为人来认识,形成了从物到人、到命的认识路线。物为本,因物而知命,因此人可以是体液器官,可以是细胞,可以是基因,分子化、原子化地定义人。


    人的缺失,导致人文精神的缺失,人文精神缺失,人权自由民主的理论之中没有以人为本的文化支持,科学等文化之术就失去了为活生生的人服务的宗旨,就会背离维生、护生、养生的文化目的。


    西方喊得震天响的人权,只有权没有人,只要物轻视命,为了利,肆无忌惮地破坏生存环境、恶化生存关系。强势者凌驾于普通民众之上,为了利益最大化,可以血流成河,使弱势者无家可归;可以污染生存环境,把弱势者摁在污泥浊水之中苦苦挣扎。


    在西方文化主导下,第三世界国家污浊横流,叙利亚、也门等战火硝烟,巴以冲突持续不断,难民潮一波胜一波。


    自然生存状况越来越坏了,寒热气候极端化,雾霾蔽日,海水酸化,水源面临枯竭。


    没有和平,没有文明,只有强势者的物质利益、奢华生活,生存危机越来越重,弱势者生存越来越难。


    无人性的文化,没有生命公平,没有自然公平,把强势者更新、更多、更好的物质生活放在优先位置。强势者在程序正义、契约精神等理论的掩盖下,只要有利可图,便会动用一切手段去争去抢,只要觉得谁威胁到自己利益,便会动用一切手段去打去压。


    契约是强势者的契约,程序是强势者的程序,为了私利,契约随时可以退出,程序可以随便制定法律,来干涉、阻扰其他国家的发展。


    文化养生,最重要的是减少天灾人祸,营造和谐互助的社会,为人类生生不息保驾护航;个人养生,最重要的是维护“阴平阳秘”的气化平衡,维持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的健康状况,实现“形与神俱,尽终其天年”的生命目标。


    人不是孤立的,是地球命运共同体中的一员,胜王败寇、弱肉强食的文化之道是一条自取灭亡之道。


    人无论强弱,无论智愚,都属于人类命运共同体;动植物、微生物无论低级高级,无论有没有文化,都属于地球生命的命运共同体。


    万物共同沉浮于生长之门,地球环境决定生存远景,社会环境决定人的生存状况。维护强势者私利的文化,强调个性解放的理论,撕裂了命运共同体,破坏了生存关系。


    人之生,根本在天地;生活幸福,关键在生存关系之和。科学等文化之术的进步,物质生活的改善,是维生、护生、养生的文化手段和途径,不是文化的根本目的。


    奢华生活、个人价值、财富经济,以及花天酒地、舒适便捷等,不应该是人生追求的目的,更不应该是文化追求的目标。减少疾病因素,增强正气抗病力,“不治已病治未病”,不影响正常的天地气交气化,不制造人事往来之争,维护好和的自然生存关系,营造好和的社会生存关系,让活着的人健康,未来的人幸福,才是科学等文化之术的价值所在。


    没有疾病是生活幸福的基本保障。什么是疾病?西方文化认为是形态的异常,即细胞因子,基因蛋白及其结构等可见物质的异常。中国文化认为是气化活动的异常,是人不能适应生存环境,五藏阴阳逆乱的结果。


    我们缺乏生命意识,连没有生命便没有疾病这样的常识都忘记了,依从西方文化,认同实验客观,让实验仪器决定病与不病,用介入式、损伤性的方法来医治疾病。


    活生生的人有形态,但形态不是孤立存在的肉体,也不是独立存在的物质,而是在随机应变的生命之神的调控下,生命之气因应联系的生命体。脱离天地自然生存关系,缺乏社会生存关系,没有生命之神、生命之气的内涵,肉体形态与泥土、石头没有区别。


    医疗是维生、护生、养生文化的基本内容,认识活人的疾病,是文化的重要任务。在活生生的人,病有内外两种因素。


    内因,源于五藏阴阳的因应协调性降低,营卫气血失和,正气抗邪力下降,不能顺应自然,不能适应社会。外因有两个,一在自然,气候反常,六气化为六淫,化为戾气,超过了正气的抗邪力;一在社会,你争我夺,贪婪奢华,加重生命负担,制造精神压力,形成负面情感影响,导致生命失和。


    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,“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”,“邪之所在,正气必趋”。病与不病,外因是条件,内因是根据。


    “虚邪贼风,避之有时”,趋利避害,防止外在因素的伤害是养生;“恬憺虚无,真气从之”,维护内在正气的抗邪力更是养生。


    正气是人的抗病力、自愈力、自和力以及适应性、顺应性等维护生命健康的机能的总称,本于阴阳,关系五藏六腑、营卫气血、经络血脉等。维生、护生、养生,从根本上讲,是维护好人的五藏阴阳之和,精气神不受影响。


    正气,因应变化,精气神为本。天地气交气化、社会人事都会影响精气神,使人的正气发生变化,若“阴平阳秘”,就能“正气存内”;若阴阳逆乱,就会“邪之所凑”。


    以人为本的文化精神,不止关注肉体之形,更重视人的生存环境、生存关系,重视人的精气神,从内外两个层面,去维生、护生、养生。


    文化维生、护生、养生,落实在维护和的自然生存关系、营造和的社会生存关系,减少或避免负面因素对生命的影响。文化是人的文化,为了实现这样的目的,把教化仁义道德放在文化有为的首要位置,使人成人具有基础性意义。


    有仁义,人成人。人成人,科学等文化之术尊重人,尊重生命,才能维生、护生、养生。


    西方文化是功利型的文化,熏陶人们,形成自利享乐的人生观、功名利禄的价值观、物质进步的世界观、奢华生活的是非观。不讲自制、自律,不讲社会和谐的民主自由、个性解放等等成为人类世界的普世价值,野性之争裹上了美丽的文化画皮,野性之争合理化、正确化了,这就是西方文化强势起来之后,人类陷入“未央绝灭”困局的原因。


    人为什么会有伤害自己的生活方式、观念理性和负面情感呢?现在的病为什么越来越多、越来越难治呢?


    因为西方文化,整个世界都在争。争于自然,无所不至;争于社会,胜者为王。社会不和,自然失和,生存关系越来越差,活生生的人的五藏阴阳,受到的挑战越来越大。


    养生落实在我。我要健康,我就要把我看成是活生生的人,有自然的生命联系,有社会的情感联系,有五藏阴阳的调控。把我看成是一堆肉,看成是显微镜下的标本,不知道“人以天地之气生,四时之法成”的多维时空动态关联性的生命道理,不尊重自然、不尊重生命、不尊重我自己,沉溺在功名利禄的贪妄理性之中,莫说维生、护生、养生,能够活下去都是问题。


    《黄帝内经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:“苍天之气清净,则志意治,顺之则阳气固,虽有贼邪,弗能害也,此因时之序。…… 故风者,百病之始也,清静则肉腠闭拒,虽有大风苛毒,弗之能害,此因时之序也。”


    自然清静,寒热温凉的时序正常;人清静,五藏阴阳的气化活动的时序正常。内心清静之人,顺应清静的自然,则阳气固,肉腠闭拒,“大风苛毒,弗之能害”,健康不是问题,人类可持续发展不是问题。


    我们不要被公知们、文化汉奸们欺骗了,把中国文化说得很是不堪,把中医学理论说得很是不堪。我们需要透过“公知”、“文化汉奸”制造的文化迷雾,看清存在于生命历史中的文化真实,看清文化发展对生存关系作用的实际情况,树立文化自信,中医自信。


    “真实的历史是,欧洲人卫生习惯极差,终年不洗澡,大街上屎尿横流,欧洲人历史上的平均寿命才是真的很短。你可以搜索一下欧洲的香水和高跟鞋是怎么发明的。


    《牛津欧洲史》承认,直到19世纪英国、法国人均寿命才40岁。而一个黑死病就在欧洲反复肆虐了几百年,一次就能杀死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的人口。西方所谓大航海、殖民,路上死亡率极高,就是因为实在活不下去才寻找出路。


    西方人造谣中国种族灭绝,其实是他们自己干过的事;西方人造谣中国历史上人均寿命短,其实是他们自己;西方人造谣中国人历史上婴儿死亡率高,其实也是他们自己。


    亚当·斯密在《国富论》第10章中说得很清楚:苏格兰经常出现一个妇女生二十个孩子却只活了一个的情况。还有许多地方,有一半的儿童会在七岁前死去。普遍现象是,有一半儿童会在九、十岁前死去。育婴堂、教堂收养的孩子,死亡率更高。


    ……


    历史上的中国,几千年来一直是世界上最发达、最富裕、人口最兴旺的国家。根据连云港东海县出土的尹湾汉墓简牍记载,汉朝该地区东海郡139.4万人口中,八十岁以上老人33871人,占比2.424%,九十岁以上老人11670人,占比0.835%;分别是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的1.5倍和5倍多,比现在的中国人还高寿。


    这其中就有中医药的巨大贡献。”


    可是因为“公知”、“汉奸”,中国文化的历史总是那样的糟糕,中医学的理论总是那样的落后,唯有西方文化,才是文化真理,唯有形态肉体,才是生命真实。人类前行的道路,非西方文化莫属;人类文明、人性人权,只能由西方文化来定义。


    地球的生命根基被西方文化毁坏了,人们还是崇拜西方文化,不顾生命事实,奉西方文化为先进,奉物理法则为真理,只要是中国文化就不好,就要批判,就要抛弃。


    西方文化使自然生存环境出现了“交通不表,万物命故不施,不施则名木多死。恶气不发,风雨不节,白露不下,则菀槁不荣。贼风数至,暴雨数起,天地四时不相保,与道相失,则未央绝灭”的生存危机(《黄帝内经素问·四气调神论》),“公知”、“汉奸”们都还崇拜西方文化,诋毁中国文化。


    文化解决好人与物质生活的关系,命与利益关系,避免物质生活成为活得好、活得久的负担,可能比发展科学等文化之术还要重要。


    西方文化环境里的人们,囚禁在了资本、财富、霸权、竞争等物质利益的之中。大家都在比在争,比福布斯、五百强,比竞争力、诺贝尔,比吉尼斯、奥斯卡,比灯红酒绿的生活方式,比名车、豪宅、游艇等的奢侈品,比GDP、军事实力。大灭绝迫在眉睫,却没有反思文化精神,更没有检讨西方文化,一如既往地你追我赶,在物道、兽道的文化路线上忘我前行。


    文化的人文价值是维生、护生、养生的价值,是为活生生的人保驾护航,减轻人们的生存压力,保障自然干净的生存环境,维护自食其力就能活得好的生存条件,使人及其地球生命能够“共同沉浮于生长之门”,生生不息地活下去的价值。


    实现人文价值,只有和才有可能,争没有可能。


    和,才能生,才能久,才能好。和还是争,是评判文化文明与野蛮、先进与落后的基本标准。物质利益、生活奢华不是精神层面的东西,是科学等文化之术效用的结果,若将其作为文明、先进的标准,人世间的野性之争就失去控制。


    争,西方文化的基本精神。哥伦布、库克的争,开辟了西方航海掠夺之路,把人类带进了胜王败寇、弱肉强食的腥风血雨之中。文化之术飞速发展,人类世界的争,从尖牙利齿、木棍石器的自然力量之争,很快就进入了科技的争——热兵器、核武器、生化武器、信息化、智能化。


    争则乱,争则害,争则灭。争是维生、护生、养生的大敌。动物争,但有自然分寸,有生命尺度,文化人争,没有分寸、尺度。争的文化,玩弄心机自私自利的人,不仅会造成人类自身的生命灾难,还会造成地球生物的生命灾难。


    文化维生、护生、养生的基本条件,是进化人的精神,使人的精神走出动物世界,解脱唯物唯利、为我唯争的精神枷锁。


    人为自然立学,为社会立学,同样也为人之所以是人立学。人之所以是人,是人有了仁。没有仁,人比豺狼虎豹还坏。


    宋·周濂溪《太极图说》:“圣人与天地合其德,日月合其明,四时合其序,鬼神合其吉凶,君子修其吉,小人悖之凶。故曰:立天之道,明阴与阳。立地之道,曰柔与刚。立人之道,曰仁与义。”(钱穆·《中国思想史》九州出版社,2012年:170.)


    西方的文化之道,不明阴阳之天道,不明地道之柔刚,不知人道之仁义,功利化地认识人,所以随着科学等文化之术的发展,野性之争更加阴险、更加隐蔽、更加方便。在信息化、智能化时代,野性自利的强势者们,只要轻轻动动手指,即便万里之遥,也能攫取世界财富,剥夺劳动成果。电信诈骗,庞氏骗局就是典型例子。


    在西方文化之道上,大多数的人不仅连干净的空气、食物、水源都没有了,还被文化淘汰了、抛弃了。工业化淘汰了农民,智能化抛弃了老人,阿尔法狗战胜了世界围棋冠军,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语音助手Alexa自主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笑声,人在西方文化掌控的科学等文化之术面前,没有了人的尊严,生存远景黯淡了。